详细内容 Detailed content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国外报业的数字化自救及其隐忧
发布时间:2016-11-15 09:26:30    浏览次数:2066

 减薪、裁员、休刊,合并、破产、倒闭......发生在论坛报业集团等多家国外报纸媒体的一系列事实,宣告了金融危机下国外报业寒冬的到来。除在经营和资本层面进行调整外,停止印刷版、转向网络发行、对报纸网站内容收费等基于数字化的自救策略也逐步展开。纵观这些数字化自救策略,尚存决定其突围成败的一些隐忧。对这些策略及其隐忧的探讨,也对我国报业数字化转型有着现实意义和启迪作用。

国外报业的数字化自救

金融危机下的报业困境,其实质是互联网发展与数字化传播技术对报业冲击的加剧与放大。据《中国新闻出版报》报道,美国发行量审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08年10月至2009年3月期间,美国所有报纸发行量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7.1%;美国南加州大学安南堡通信学院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也显示,由于很容易在互联网上找到各种新闻内容,22%的美国网民已不再进行任何报纸订阅活动。正是面对广告主和读者资源双重流失的现实,在纸张成本上涨、广告收入锐减之下,国外报纸纷纷采取了抱紧互联网、深化数字化的各种自救措施。

  印刷版报纸让位,网络发行为主

  2009年1月中旬,英国《卫报》常务董事TimBrooks在接受美国著名媒体周刊MediaWeek专访时表示“将不再发行任何印刷品”;3月中旬,美国赫斯特报团旗下已有146年历史的《西雅图邮讯报》停止印刷版,完全转向网络;4月,美国百年大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正式停止出版纸质日报,改为通过互联网发送网络版报纸;5月中旬,又有美国两家老报《塔克森市民报》和《安阿伯新闻报》宣布最后一期纸质报纸的出版日期,加入从纸媒转向网络经营的美国报纸行列。其中,前者1870年创刊,是亚利桑那州历史最久的日报,现属于美国最大报业集团甘尼特,于2009年5月16日发行最后一期印刷版报纸;后者则将于7月23日出版报纸后结束其174年发行印刷版报纸的历史。

  实际上,就连全球最大的新闻纸生产商艾比提比波瓦特公司,也分别于4月16日、17日在加拿大和美国申请破产保护。指出,“去年以来,市场对纸浆、纸板等产品的需求下降,报纸不断倒闭或停刊印刷版转向网络,更使公司的处境雪上加霜”。可以说,这家全球最大新闻纸企业的处境,恰与国外报业的困境形成呼应。

  终结免费时代,再掀内容收费热潮

  困境中的国外报业,正在终结免费内容时代、再掀内容收费热潮。2009年5月上旬,拥有《华尔街日报》、《纽约邮报》、《伦敦时报》、《太阳报》等多家报纸的新闻集团董事长鲁伯特?默多克表示,“新闻集团旗下一些较有竞争力的报纸将在12个月内开始试行向报纸网站读者收费”。

  而电子版已开始收费的《华尔街日报》,也在金融危机下加紧深化其内容收费服务。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新闻集团正计划在今年推出针对《华尔街日报》网站个别文章和高级订阅内容的小额支付服务。报道称,“此举将会使《华尔街日报》成为第一份采用该模式的大报纸。随着各大报纸试图减轻对不断下降的广告收入的依赖,许多公司正在谨慎研究这一模式”。

  实际上,国外报纸几乎在困境中一股脑儿地认为报纸数字化内容难以盈利乃免费模式所致,对报纸网站内容收费已成当下国外报业数字化自救的主要策略。

  利用新媒介和新技术深化数字化Google等搜索引擎的强势和Twitter的快速崛起,有力说明具有新媒体特征的网络传播媒介对传统媒体的冲击和革命性的力量。目前,国外报业也更加注重对数字化传播媒介和技术的利用。据《东方早报》4月2日报道,“一向在新媒体技术上引领潮流的英国《卫报》昨天宣布,该报将成为世界上首家在社交网站Twitter上发行的报纸。此举被媒体评论者称为"具有跨时代意义"”。报道称,《卫报》的所有内容将按照Twitter的格式量身定做,每篇文章被限制在140个字符以内,且大量使用网络语言。除此之外,《卫报》还计划将1821年开始的报纸旧档案搬到Twitter上。

  无独有偶,不仅《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已早于《卫报》利用Twitter推广新闻,《纽约时报》更推出了自行研发的实时新闻产品。据美联社报道,《纽约时报》5月推出一款新的名为TimesWire的网络新闻阅读产品,以类似于博客传播的形式来实时推荐新闻。3月,《卫报》还发布了新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服务,此服务允许第三方开发人员在其应用程序上访问和使用《卫报》的内容。

  可以说,在网络上“办报”,关键就在于如何使数字化的报纸内容具有便于聚合、搜索、个性化定制、分享等符合网络受众需求的功能。

  尝试通过手机、电子阅读器等新终端推广新闻 在利用数字化技术的同时,国外报业也开始在手机、电子阅读器等信息终端上寻求机会。2009年4月,《华尔街日报》推出针对iPhone手机的新闻阅读客户端,与网络版的收费模式相比,报社竟然允许iPhone用户免费阅读新闻。5月初,有消息称新闻集团内部已经成立项目小组,寻找收费新闻阅读新模式,而其重要环节是要推出类似亚马逊Kindle的新闻阅读终端。随着亚马逊“KindleDX”的上市,《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和《华盛顿邮报》也宣布将其新闻内容出售给这一新版的大屏幕Kindle阅读器。简言之,国外报业的数字化自救可以概括为以互联网为突围核心,以内容收费为突围模式,以数字化技术和新的信息终端为突围路径。然而,国外报业的这些数字化自救策略尚存隐忧和难题。

  自救的隐忧

  抵制还是联合尽管报业越来越拥抱互联网、重视数字化,但在自救的过程中,却出现了很多抵制、排斥新媒体和新终端的不和谐声音。4月初,《华尔街日报》总编罗伯特?汤姆森公开抨击Google无偿使用报纸内容为自己牟利,他认为Google这样的内容聚合者是网络时代的“寄生虫”。这位曾历任英国《泰晤士报》总编、道琼斯公司总编辑的观点,代表了当下大多数国外报人的心态。新闻集团董事长默多克更是呼吁报业联合起来抵制Google。

  而尽管如上文所述,部分报纸宣布将新闻内容出售给亚马逊Kindle阅读器,但不仅这种“出售”尚停留于简单的合作层面,而且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亚马逊新版阅读器推出后,还遭到了美国多家主流报纸的抵制。此前,默多克就已表示新闻集团不会将内容版权放入亚马逊的Kindle之内。连同上文提到的新闻集团要推出类似亚马逊Kindle终端的信息,不难看出,即便对于新的信息终端领域,报业也宁可自行研发而不愿意与他人联手。

  笔者认为,不管是Google这些网络媒介,还是阅读器这类新的信息终端,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受众对信息的获取习惯。受众不再满足于从一份报纸里挑内容,而是从网上搜内容、更将利用阅读器等移动终端来实时“捉”新闻。而且“搜”和“捉”的新闻不仅来自报业,还有更符合网民口味的博客、社区内容。随着网络受众习惯的深化和越来越多传统报纸加快数字化步伐,报业的内容将经由Google的搜索、Digg、Twitter以及新的信息终端的聚合,不可阻挡地被置于日益激烈的内容竞争之中。

  当具有网络传播属性的Google三番两次遭报业指责,当亚马逊推出的新版阅读器终端也被报纸抵制之际,报业数字化自救面临的第一大隐忧,就是观念问题。数字化自救,观念创新应先行。尽管在新媒体传播时代报业受到的冲击巨大,但一味抵制只能让报业的数字化缺少资源、优势和生命力,只有联合才能逐渐找出共赢之道。

  如何提高数字化盈利能力对报纸内容的数字化并不等于报纸盈利能力的数字化。缺乏数字化盈利能力的情况下,不管免费还是收费,均难自救成功。从如今内容收费的策略看,收费并非此次困境中的首创。《纽约时报》自2005年9月起对OP-ED专栏收费后,曾一度加速推行内容收费。然而,2007年下半年,不仅终止TimesSelect等付费内容,还免费开放报纸的搜索查询业务。至此,《纽约时报》这一传统大报的首遭内容收费即以失败告终。那么,在网络传播形式百花齐放、新媒体传播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报业就能收费成功吗?

  实际上,导致《纽约时报》当初从收费转向免费的因素今天依然在起作用,即只要有可替代的免费内容存在,那么内容收费便难成主流模式;在内容同质化下,除部分独家、特稿以及专业内容外,对大多数的国外报纸而言,凭内容收费仍难以过冬。《卫报》网站于5月初进行的一项相关投票调查也显示,88.5%的投票者表示不愿意为在线报纸内容付费。

  尽管如今的报业困境表明,此前一直占据主流的“免费阅读+广告盈利”模式也未能让报业过上好日子,但根本原因却是缺乏数字化盈利能力所致。报业数字化自救并非终结免费,推行收费这么简单,内容数字化后的报业亟待去提高其数字化盈利能力。报业会因Google为其带来的盈利不理想而心生抱怨进而停止免费策略,但报业的内容究竟给Google带去了多少收益也难以量化。这说明这种免费模式本身存在弊端,而一旦探寻到基于共赢的新盈利模式,即使内容依然免费,也将能获得理想收益。

  泛信息化时代报业数字化何去何从?电脑、手机、电子阅读器甚至数字电视机,可以说,越来越多的信息接收终端都具备了接收新闻信息的功能。报业正处于一个泛信息终端时代,包括iPhone、Kindle在内的各种智能手机、电子阅读器正引爆流行,并被认为将掀起信息传播和内容应用的新革命。

  笔者认为,面对这种形势,报业既不能忽视这些新终端的潜力,也应谨防新终端依赖症,从而理智地在泛信息终端时代突围成功。一方面,图文为主的报纸内容比其他多媒体信息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可以在手机、阅读器、数字电视等各种信息终端上进行传播。因此,报纸在泛信息接收终端时代,将面临越来越多的新机会和突破口,只要观念创新、勇于尝试、敢于突破,报业的未来就值得期待。另一方面,在泛信息终端时代,不同受众群具有不同的信息需求和获取偏好,同一人群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对于不同内容也有不同的信息终端使用偏好。因此,在媒介融合的趋势下,报业应谨防对单一终端的过分依赖,而忽视内容本身的力量以及面向多终端联动开发的价值。

  笔者认为,在泛信息接收终端时代,关键是要对报纸的数字化内容进行标准化建设。以一种格式化的统一内容传播标准,减少甚至消除报纸版面不一的“棱角”,去进一步提升图文化报纸的数字化内容在多信息终端和不同媒介中的传播和融合价值。这将使得报纸在数字化时代拥有“杂草”般的生命力,也只有摆正心态,在新媒介、新终端面前甘当“杂草”,才能在泛信息终端时代,找准报纸的新定位,把握突围求胜的新机遇。

原文来自:http://news.sohu.com/20090921/n266887285.shtml